经验百科大全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教育百科 > 正文

教育百科

树妖(聊斋故事树妖)

admin2023-04-21教育百科1015

清朝咸丰年冬天,有一人名叫石任,三十岁尚未娶亲。这石任身材高大,武艺高强,一腔热血,对洋人恨之入骨,然而无奈官职太小,只是一个县城的小小守备,常恨自己人微言轻没有用武之地。终于,石任下了决心,想要进京城活动活动,向前再迈一步。

京里里有一个同乡,仕途顺畅,前些日写了一封信,对方让他进京一趟,石任忙告了假,欣然前往。可到了京里,只见了同乡一面,说了三五句话,同乡就被叫走了。

最近洋人闹得很凶,同乡焦头烂额,只能将石任安顿在一所老宅里暂住,等稍微闲下来再办他的事。同时,同乡告诉他,你尽管去住,那周边的房子已经都被他买下,只是还有一户人家不肯卖,如果这期间能劝他搬家一下是最好的了。

聊斋故事:树妖

今天石任刚刚搬到这所宅子里,是一所两进的院子,只不过前后院子用墙隔开,各自单独开了门,想必之前这院里住了两户人家。周围还有一些房子,都空着,还没闹明白到底是哪家不肯搬。

房子久无人住,什么都需要拾掇,石任刚安顿好,天就已经黑了。晚上取暖的柴火还没有着落,看来只能忍一宿了,还有晚饭也没吃。石任虽是官员,但手头并不宽裕,尤其在京城之内花销很大,有点舍不得去外面吃,也决定忍一晚上,明早自己动手做来吃吧。

躺在无被无褥的凉炕上,只觉得身上的热气都被抽走了,石任躺不住了,来到院子里打了一趟拳,又踢了一趟腿,浑身才暖和了一些。收势站定,调整呼吸,突然闻到一股饭菜香气,肚子便不争气的叫了起来。香气似乎从前院传来,石任轻身一纵扒上墙头,正巧一个老太太端着一个盆出来喂鸡,屋里隐隐光亮照着院子。

石任心说,想来这就是不肯搬的人家,我应该怎么下去先蹭顿饭呢?眼睛一转,计上心来。石任绕过院子来到前门,拍了几下门,等待的工夫他扫视一圈。整个前门给人感觉挺气派的,尤其两侧的大石狮子,一看不是出自普通工匠之手。

这时候,那老太太出来开门,石任谎称自己是衙门里的人,听说这有强买强卖的事情发生,特来调查。

石任穿着官服,老太太不仅没有怀疑反而乐坏了,大清朝自从开国以来也没听说有过这事,衙门还能听取百姓的意见?她忙将石任让进院里,张嘴呼叫:老头子。

院子很大,正中间有一株大杨树,两人合抱那么粗。

老头子来后自称姓施,对石任点头哈腰,很是恭敬地请进厅里上座。

施老头说他家在前明就住在这里,二百多年了,院里大杨树就是见证。房子看似普通,但实在曾出入过不少达官显贵,老头列举了一些,到了大清朝,他把康熙朝收复台湾的靖海侯施琅都说成自家亲属。

石任知道他在胡说八道,一边应承着,一边琢磨什么时候开饭。正想着,一个女子拿着碗筷从屋里走了出来,见石任在座微微一偏头算是行礼,然后脸上一红慌忙钻进隔壁房间去了。

聊斋故事:树妖

那女子腰肢纤细,走起路来如春风拂柳,满面娇羞之下美得摄人心魄,石任一下看痴了,施老头再说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不一会儿,施老太婆来喊吃饭,石任非常高兴,并不是为能吃上热饭而高兴,而是想着吃饭时定能见到刚才那女子。然而女子并未露面,整顿饭变得索然无味。

饭后喝着粗茶,又聊了好一会儿,那女子再未出现,石任的心情十分低落。

回到自己的小院后,将棉披风铺在身下,石任他躺在炕上想那女子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睡到半夜,忽然听见敲门声,石任心说半夜三更谁会来呢?仗着浑身武艺倒也不怕什么,石任翻身下炕开门一看,大吃一惊,门前站的竟是施老头的女儿。

石任将其让进屋里来,二人摸黑对坐,聊了起来。女子名叫萧萧,取自《诗经》:白杨多悲风,萧萧愁杀人。石任很惊奇,原来施老头竟然有些学问,可是为什么要取这么悲的名字呢?美人在前,石任其实没工夫想这么多,二人聊得晚了,自然而然就寝休息。

聊斋故事:树妖

第二天早晨,石任鼓起勇气去前院说明了心意,并房子被拆的事情由他来办吧,施老头很是高兴。

石任和萧萧在后院共同生活了一个月,洋人越闹越凶,那同乡依然顾不上他,县衙门的差事不能扔着不管,二人辞别施老头回到县城去了。到了夏天,同乡来信让他进京,石任只好再赶回来,恰巧同乡又出门去了,又等了一个多月才回来,二人终于见面。同乡许诺找个机会给石任调动一下,同时又说洋人闹得太凶房子暂时不建了。这是一个好事情,石任赶忙告诉了施家三口,当然没说是人家主动不建了,含糊地表示是因为自己做了不少工作,人家才不建了。施家三口当然很开心。

转眼到了秋天,洋人攻陷天津直奔北京而来,皇上说去狩猎逃往热河,不久北京陷落。待一切平息下去,已是转过年来。石任辞别施家三口要回县城看看,结果刚到县城就被抓了起来,罪名是玩忽职守,导致大败于洋人。

石任被押送到北京,恰巧是同乡负责此案,同乡私下偷偷见了石任。同乡说石任不过是做了替罪羊而已,救是可以救他,但条件是让不肯搬家的赶快走人,并将房子拆干净,把地给让出来。石任很不服气,不明白为什么要用他顶罪?同乡说:这种事挑谁都行,只不过你倒霉而已,或许将来有一天他也是别人的替罪羊。石任很奇怪为什么同乡这么执着于拆掉那些房子?同乡说他不过替大人物办事而已,否则以他的官职和财力哪能建那么大的府邸?

聊斋故事:树妖

石任感叹原来大家都是棋子,只是被人不同层面的人利用而已。说归说,他只能无奈地答应,但讲述了施家的事情,同乡让石任写封信告诉他们说同乡会去接走他们。石任明白,说是照顾其实是将他们作为人质扣押起来,如果自己办事不力或者外逃,他们将性命不保。

临别时同乡叮嘱道:万事小心,事办得漂亮你的前途一片光明。

石任不仅没有高兴,反而垂头丧气地回到小院里,抚着石狮子,看着大杨树,一幕一幕回忆涌上心头。但是没办法,只能找人来拆掉附近的房屋,但最后没舍得砸碎石狮子,砍掉大杨树。

期限的最后一天,同乡陪着大人物来看地,石任压根没资格见那大人物,不过听说大人物很满意。大人物满意,同乡就满意,告诉他三日内将连升三级的消息,并拍着石任的肩膀说了一个地址,笑着道:小院是我买下来送给你的,去团聚吧。

四口人终于团聚了,晚上吃着难得的团圆饭,施老头问什么时候能回家去?石任说,以后这就是咱们的家了。施老头很坚决地说,那不行,还有我的石狮子,还有那颗大杨树呢?石任正要回答,一旁的萧萧突然惨呼一声栽倒在地,肚子竟然留下血来。

石任惊呆了,不知道是这么回事。萧萧躺在地上,一声一声地惨呼,身上凭空出现很多伤口,鲜血飞溅。施老头大喊道:有人砍那杨树。石任心慌意乱,没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,问道:砍树和萧萧有什么关系?

施老头喊道:萧萧本事杨树精……话未说完,他和施老太婆一同倒地,一人掉了一条腿。石任抱着头,眼珠子血红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施老头说:你快回小院去,有人在砍树和砸石狮子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

石任疯了似的跑回小院,却只见那杨树已横放在地,被砍成一段一段,而一对石狮子碎了一地……